2018年12月11日 星期二

[小狐三日] 即使末世依然要填坑 (7)

    

  西元2205年,末世後30年,在明面上的人類政府分崩離析時,一個暗地裡的組織浮上檯面。這名為時之政府的組織收留了眾多游離於人類社會之外的妖魔鬼怪,提供他們一個末世後的棲身之地,也給投靠他們的普通人一個秩序井然的住所,他們獨立在各方之上,試圖彙整各種力量保存地球上文明的火種。非人們用自己的能力清理環境和獲得資源;普通人維持基礎的社會運作,兩方合作之下倒也真開闢出了一方天地,堪稱是末世的桃花源——如果找得到他們的根據地的話。

2018年11月21日 星期三

[小狐三日] 即使末世依然要填坑 (6)

  「哈哈,放心,待會就送去你房間。」

  小狐丸剛看得見些微光影,就被三日月宗近拉著走,他才依稀看到了個甚至比他高兩倍的巨大身影,然後一拐角就消失了。

  「那是……?」

  「岩融是食人妖(Troll),勸你少在他面前走動,他喜歡像你這樣鮮活的血食。」三日月宗近輕描淡寫地警告他,彷彿不知道自己說出了什麼驚人的話語。

2018年11月18日 星期日

[小狐三日] 即使末世依然要填坑 (5)

  在地下的神祕市集、充滿活力的人群、嚴謹的守衛設施,還有一個他看不透的有力人士。小狐丸此時還沒有被圈養的認知,他只覺得自己向來靈敏的腦袋好像有點不夠用,他虛心地反問:「我該用得上什麼?」
  「衣服、鞋子、武器,什麼都好。」三日月宗近很明顯看不上小狐丸那一身裝備的寒酸程度:破得只差沒開口笑的戰地靴?邊緣縫線都被磨爛的衝鋒外套?就算材質不錯也快變成流蘇的褲腳?還有那件洗到發黃的長袖襯衫又是什麼玩意?他絕對不允許這種沒有生活品質的事發生在他身上。「難道說你每打一次架就要變一次身?然後換一套衣服?」

2018年11月12日 星期一

[小狐三日] 即使末世依然要填坑 (4)

  會有那麼一個時刻,沉眠的先祖將睜開雙眼,為大地重新帶來收割的月光。以我們的生命、我們的靈,和我們的未來。



  拿出一本自行裝訂的〈稻荷大社連環殺人案件〉連載合集,三日月宗近就順利把小狐丸打包帶走了,誰叫這東西連小狐丸自己都沒有呢?

2018年11月5日 星期一

[小狐三日] 即使末世依然要填坑 (3)


  鼠王的戰鬥力自然比起其他巨鼠更勝一籌,但遇上卯足了勁的小狐丸,兩方也才堪堪打成平手而已。三日月宗近當然沒有參與這一場混戰,不僅塵土飛揚……還雜毛亂飛,他的耐心即將所剩無幾。他退回到他的重機旁,在坐駕上摸索了會,轉瞬間便俐落地架起了一座機關槍,然後他伏在重機上開始毫不留情的大範圍戰場清掃。

2018年11月1日 星期四

[小狐三日] 即使末世依然要填坑 (2)


  三日月宗近和小狐丸的第一次見面一點都不浪漫,為此他埋怨了小狐丸不止數十年。

  他千里迢迢跋山涉水而來,結果看到的卻不是心目中那個戴著眼鏡溫文爾雅,偶爾眸中會流露智慧光芒的斯文青年;而是露出了獸爪和利牙並且粗壯高大的野蠻生物。三日月宗近第一眼見到自己的小說家時,並不知道他的身分,差點沒反射性地朝宿敵露出自己尖利的犬齒。然而那個野蠻的半獸人竟然抬起沾滿變異獸血肉的手掌,友好地向他打了聲招呼,說:

  「是旅行者嗎?放心吧,這一帶安全了!」

2018年10月21日 星期日

[小狐三日] 即使末世依然要填坑 (1)


  故事經常是由一位旅人開始的。

  不再和煦的烈陽炙烤著整片大地,蒸騰的熱氣扭曲了視線所及的一切,將滿目瘡痍的廢墟變成了一片虛幻視界。這裡曾經是人類文明上最繁華的城市之一,如今卻只是個破爛的大型垃圾場,就連老鼠都看不到蹤影。

  忽然間,一輛靛藍色塗裝的重型機車悍然出現,它震動著隆隆的沙塵,以藐視世間的姿態呼嘯闖過這一路死寂。重型機車上的騎士戴著全罩式安全頭盔,穿著一身利落的銀色套裝,將那些刺眼陽光盡數反射開來,像一條銀帶般流過這片斷垣殘壁,彷彿他是這個世界的王,巡視這荒蕪而廣袤的領土。

  西元2205年,末世後30年,人類這個物種尚未滅絕,還在這片土地上掙扎求生。

2018年10月17日 星期三

生日快樂

  雖然口中說著不要,但還是會偷偷關注冰櫃,在審神者「路過」廚房第三次後,燭台切光忠找到了三日月宗近,向這位理應日理萬機的本丸近侍請教一番。

2018年8月21日 星期二

[小狐三日] 沒有做愛就不能離開的房間(下)(限) END

  媚香、脂膏、角先生,還有繡著連理枝的腰帶和被單,就連茶杯底部也被畫上了助興的圖案,仔細翻找房間之後,擺在小狐丸和三日月宗近面前的就是這些令人一言難盡的物品。

  「嗯……所以理論上我已經喝下含有媚藥的茶水了嗎?」三日月宗近清了清喉嚨,向看起來比他經驗豐富的小狐丸詢問。

  「應該是的,你覺得到身體開始發熱了嗎?」

  「……讓你失望了,我的感覺好得很。」

2018年8月17日 星期五

[小狐三日] 沒有做愛就不能離開的房間(上)

2018七夕賀文,但果然還是寫不完XDDDD
先發一點是一點!
-----


  三日月宗近還以為自己跟小狐丸的關係會一直這樣維持下去,就像茶與點心,或豆皮壽司和狐狸,兩者都缺一不可。



  在任務期間,他們兩人在街道上跟其他人走散了,三日月宗近跟隨著甜點的香味,拽著自家兄弟一路前行。總是迷路的他已經被勸過很多次了,他們的隊長因此氣急敗壞,所以他決定這回不管走到哪都要拉上一個同伴,至少被教訓時還有個墊背。

  只是……這個地方似乎不太像賣吃食的地方?三日月宗教停下腳步,困惑地看著擦身而過的武士們。他們似乎懷揣著什麼期待,大搖大擺走在路上,卻又小心翼翼隱藏著不可告人的自卑,探尋從窗口陰影一閃而過的白色臉孔。似乎所有人都有某種默契,這裡的氛圍既大膽又壓抑,豔麗卻含蓄,空氣中浮動著奇妙的暗香,都在述說同一件事。

  三日月宗近想了想,歪頭看向欲言又止滿臉複雜神色的小狐丸說:「你知道這裡是哪裡嗎?」

  「三日月……你是怎麼走到這裡來的。」雖然早就聽過了他迷路到異世界的故事,但小狐丸這才真的大開眼界,親自見證沒有天下五劍無法踏足之地的事實。「這裡你雖然沒來過,至少也應該聽說過……這裡是遊廓,那個豐臣……」

  「噢,那個啊!」不等小狐丸說完,三日月宗近已經反應過來,「原來這地方是這個模樣啊!」身為重寶的他幾乎沒有機會接觸到外頭的風塵習俗,是以這種文化他也僅止於耳聞;倒是看來那個失佚了千年的傳說刀,看來流浪過很多地方。

  三日月宗近意味深長地看了小狐丸一眼,還沒來得及出聲調侃,就有個小廝靠上前來諂言邀請。

  「兩位大人是第一次前來嗎?兩位真是有如天人下凡,儀表堂堂威風凜凜啊!不知道寒舍有沒有榮幸能邀請您兩位前來喝茶?我們有最好的太夫,肯定能配得上您兩位的眼光。」

  「有吃的嗎?」三日月宗近劈頭就問。

  「什麼……?吃的當然有……?」

  一旁有人趁此機會見縫插針,「大人喜歡美食的話請務必來敝小館試試,都是由姑娘們親手烹調的!」

  「我們家的姑娘不僅溫柔多情、能擅詩賦,更還有一手好廚藝,大人們可千萬別錯過!」

  為了招攬客人,什麼五花八門的介紹都出籠了。在一番混亂的自我推銷下,最後三日月宗近用不知從哪來的絹扇半遮了面,選擇跟拍胸脯說有最好的羊羹那人走。小狐丸無言地旁觀了整場從推銷姑娘到美食大比拚的過程,哪裡像花街拉客,跟別人說這是餐館之爭也沒什麼問題。

  還真真是投其所好。

  從頭到尾都沒有被拋下的小狐丸,也同樣被三日月宗近拉進了某間幽靜的小茶館,若有似無的靡靡樂聲隔著一扇扇拉門傳來,男男女女的低聲交談都沒逃過他的耳朵。

  他隱在頭髮下的耳輪動了動,眨了眨眼,滿是無辜地看向朝他徵詢茶品意見的三日月宗近。

  「……尚可。」見小狐丸毫無反應,三日月宗近自己先給了評價。這個評語的意思是差強人意,小狐丸想。三日月宗近果然很快就對這裡的茶水失去興致,他環視這間茶室的擺設,並強迫自己不要多關注那干擾美感的室內盆景。

  「這品味真是令人堪憂,」三日月宗近毫不客氣地說,「幾乎把目的都明擺在檯面上,像是這個、這個,和那個。」三日月宗近準確地指出了偽裝成日用品的某些助興器具,「他們就連一刻都等不起嗎?」

  「……或許是吧。」小狐丸略微尷尬地說,畢竟還有誰是真的大費周章來此等煙花之地談情說愛呢。

  「那這下就更奇怪了,說好的招待呢?怎麼還沒有人前來服侍?」他們已經在這裡待了足足一炷香的時間,再怎麼樣也該有人前來招呼。三日月宗近將盛著次等茶水的杯盞推遠了些,他擊掌示意。

  但沒有任何人回應他的召喚。

  原本輕笑了聲想說些什麼的小狐丸忽然發現不對勁,周圍雖然一直有聲音,但那些聲響太過規律了……他起身走向房門口,使勁拉了拉紙門——竟是毫無動靜。「三日月,這裡被封閉了。」

  「結界?」三日月宗近的眸光一閃,「大意了。」他半站起身,一手按上了佩刀,凝眉一聲輕喝,剎那間新月般的銳利刀光一閃而出,劃過了整片空間。

  然而一切依然平靜如昔,並無任何改變,這擁有強勁力量的一刀絲毫沒有作用,就像劃進了空無之中,找不到著力點。

  「這是……規則?」三日月宗近持刀就地劃了個圈,他以刀代眼探向了這個茶室的各個角落,然後遲疑地說。

  「……沒有做愛……就不能離開的房間?」或許是三日月宗近所造成的動靜還是驚動了什麼存在,小狐丸接住了從半空中飄落下的紙片,驚疑地念了出來。

  「……對不起,我好像耳背了,你剛剛說作礙?」三日月宗近眨了眨眼說。

  「做愛,MAKE LOVE。」小狐丸咳了聲,用西洋語再解釋了一次。

  「噢……這可真是……」三日月宗近乾笑,他與小狐丸面面相覷,終於確認了目前所面對的並不是一場玩笑。

  至少,這個對象還不算太糟。他們不約而同地這樣想道。



(待續)